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sf的博克

 
 
 

日志

 
 
 
 

笃安里九号(5)  

2016-06-28 06:55:06|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笃安里九号(5)                                                                                                                                                                   爷爷喝口水再讲。劫后余生的我们五味杂陈地回笃安里九号,没料到还有更令人心惊肉跳的事情等在那里。刚进到笃安里,发现家家户户都关门闭户,巷子里没有一个人走动。九号大门和二门都有警察站在门口,不准我们进去。                                                               为什么不准我们进去?我们回家都不准?                                                                   八元据理力争,把守门口的警察就是不让进。大约争吵声惊动了里面,一个警官出来问闹么事,了解了情况就放我们进去。进到天井里一看,裕华的陈经理和退休的刘职员两家人正在清理被抄翻散乱得到处都是的杂什物件,通房东张少奶奶那边的路道门关着,大概没有抄动。楼上董家和我家听说只是查看而没有抄家,不久前升任法官的彭 师家却安然无恙,而四五个警察和便衣把洪老师家里里外外翻了个遍。那个让我们进来的警官又一个一个的询问我们,问的都是有没有看到什么画有洋美女的小本本,看到了有奖赏。岔巴子小,高兴的找出姐姐订阅的时髦画报要奖赏。那警官皱了皱眉,佯笑哄道下次带来。洪泉说我读的是教会学校,绝不会沾上这些东西。丽莎说刚才弟弟不是拿给你看了,可惜无缘得奖。           我突然想到八元在弥勒佛肚子里的东西,脑袋哄的一下子木了。那警官正要问八元话,彭律师过来叫他回去吃饭,警官忙说啊啊啊原来是彭公子,没有事没有事,连连向彭律师打躬作揖。这下我也有了底气了。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是问洋女人的画吧?                  是呀,你见到过?在哪里?警官来劲了,迫不及待地追问。                                       有,多得很呢。我在江汉路交通路的大书店小书摊看到过好多好多,漂亮得很,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警官瞪了我一眼,转身一招手,说声收队。                                                                   这是我第一次与警察打交道,好像他们对有钱有势的达官贵人都是非常友善甚至驯良得很,对一般平民却没有什么温良恭俭让了。这次整个九号被折腾得再也没有一点人气了。四个太太的牌局从此再也没有人邀约了,各自把自己的家门把守好,小孩之间的来往也被严格限制了。好在我与丽莎上学放学还是同道,平时就被不准多来往。回家做完了作业就百无聊赖,我只好俯伏在窗栏仰观天上的云彩,连云朵也没有往常那样变化多端多姿多彩,那鱼虫花鸟也没有以往那样活灵活现了。突然我发现天井那头二楼房里的窗帘后面有人也在仰望天空。窗帘一动,那是丽莎!从此我就爱常常俯伏在窗栏仰观天上的云彩,俯视房东家的大花园,十有八九都能对上丽莎的眼睛。在这风云变幻莫测的日子里,我们小小心灵里被灌注了害怕的巨大阴影,但还是用稚嫩而执着的眼光上下求索着。                                                 牵连到同屋邻居的洪老师被抄家,尽管抄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抄出个么名堂,洪老师却还是像往常一样按时上下班,本来就不苟言辞的人更成了哑巴一个。洪太太倒是连哭了好几场,再也没有兴致打麻将,别的太太也都各自打扫门前雪,二楼顿时清净了许多,安静得连岔巴子都不闹了。洪泉不知道家为什么被抄,平时会爽朗发笑就显现的好看的酒窝再也很难看到了。八元也不怎么找我玩了,他常常不在家,放学后很晚才回家,也不知道他搞的莫名堂。       过了几天,消息传出来了,说是离家不见了好久的洪家的大儿子洪源被抓了,原因不明。    我也曾独自到学校偏厦阴暗角落里找过胖和尚佛爷爷,把手伸进他的大肚子里面摸索,却什么也没有摸到。我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又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又过了几天,彭律师带回来一个好消息,洪源的匪嫌罪因为证据不足够,可以由父母交保释放,当然他彭律师暗地里出了不少力,同屋邻居嘛照应是应该的。洪源保释后回了家,但在家里只住了一个晚上就走了,说是去哪里读书去。我是第一次看到洪源,像他妹妹洪泉的放大像,只是两个面颊凹陷得厉害,酒窝大得像酒杯,大约奔波幸苦,牢饭也不好吃,惟有那鹰钩鼻还是高挺,瘦削的身材消磨不了那隐藏的杀气。

       唉,爷爷累了。你们该知道笃安里九号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吗?                                弗朗克和梦萝莉莎战战兢兢地回答:抄家!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