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sf的博克

 
 
 

日志

 
 
 
 

五处“说不清” “我”之不了情 ——简析《祝福》中的“我”  

2016-03-27 06:41:51|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处“说不清” “我”之不了情 ——简析《祝福》中的“我”        《祝福》写在祥林嫂穷死的前后五处用了七个说不清”,耐人寻味  从痛苦中挣扎着过来的祥林嫂对封建社会支柱之一的神权断然怀疑起来见识得多询问究竟有没有魂灵”?为不增添末路人的苦恼,“该怎么回答呢 那是,······实在我说不清······其实究竟有没有魂灵我也说不清。” 两个省略号蕴涵着的踌蹰情态为安慰祥林嫂而说有罢”,又怕因此于她有些危险惶急之中吐出全翻过先前的话来说不清”,既表现对祥林嫂的同情和关心也说明见识得多并不能帮她精神上得到解脱旧历年底回故乡暂寓鲁宅的”,属于革命党人和拥护革命的新派人物虽不顾忌鲁四老爷大骂新党是借题骂自己但是话不投机何必招惹麻烦。“我”只好用“说不清”搪塞。但“我”毕竟是“见识得多”的,偏要探究深意,这就与暂寓鲁宅的处境很不相宜,就“心里很觉得不安逸”,只好自劝自解—— “而况明明说过‘说不清’,已经推翻了答话的全局,即使发生什么事,于我也毫无关系了。” “我”为求置身局外而洗刷自己,虽然为祥林嫂担心,却不得不给自己留有余地以求寓安。但“我”毕竟不是封建势力的驯知识分子,所以对自己机敏选择的“说不清”嘲讽剖析——“‘说不清’是一句极有用的话,不更事的少年,往往敢于给人解决疑问,选定医生,万一结果不佳,大抵反成了怨府,然而医用这说不清来结束,便事事逍遥自在了。” “我”对“说不清”的这段评述,揭露了封建社会人际关系的虚伪。勇敢者给人解疑觅医,往往成了埋怨对象,而待人处事冷漠寡情者,一用“说不清”便逍遥自在。这一对比,强烈显示出自私自利自保者的口头禅“说不清”的虚伪无人性。“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是封建社会分化人们的腐蚀剂,异曲同工的“说不清”是瓦解人心的麻醉品。这段话是作者借“我”发出的愤激的反语,揭露“说不清”所代表的封建社会庸人哲学给予“讨饭的女人”的伤害,使孤苦无援的祥林嫂在饱受人间辛酸痛苦之后,还要承受末路上的煎熬。抹杀“见识很多”这的棱角,冰释对末路人同情的热心,瓦解“新派”人物的斗志,淹没被压迫者的抗争,维护天地圣众歆享牲礼和香烟,“说不清”的却是极有用的话。 同情心驱使“我”不甘心用“说不清”搪塞,祥林嫂如果有什么不测,“我”就不可能问心无关了,这就使“我”不得不置身于与鲁四老爷发生矛盾乃至冲突的地步。“我”不安了一夜,而且“明天决计要走了”。“我”是送灶神这一夜会故乡的,第二天路遇祥林嫂,第三天就决计明天要走了,即腊月二十六(或二十七)就要离开鲁宅。特意回乡过年,竟不待过年就要走,祥林嫂的境况在“我”的心中掀起了何等风暴!“我”迫不及待地不要与鲁四老爷共同过新年了!这是“我”对祥林嫂悲剧的沉痛而深沉的反响。                       短工报告祥林嫂“老了”—— “什么时候?——昨天夜里,或者就是今天罢。——我说不清。” 短工也“说不清”,真是无独有偶。两个破折号蕴涵着自顾不暇的短工麻木不仁的情态。短工对阶级姊妹祥林嫂的穷死,简洁、淡然,始终没有抬头地边干活边回答,愚昧迟钝到可悲境地。可见“说不清”这话影响之广,流毒至深。 “我”不幸言中,获悉祥林嫂死讯后—— “然而我的惊惶却不过暂时的事,随着就觉得要来的事,已经过去,并不必仰仗我自己的‘说不清’和他之所谓‘穷死的’的宽慰······” 至此,“我”正视已发生的悲剧而负疚,断然否定“说不清”,表现了“我”自我剖析的深层反思和刻骨铭心的哀痛。 五处用的七个“说不清”有一条明晰的思路:急不择言脱口而出——怕惹麻烦为自己洗刷——责任心促使自我解剖——短工的话催人猛醒——断然否定“说不清”正视悲剧现实。这是对封建思想毒素清算的过程,深刻抨击了封建统治者麻醉毒害人们的伎俩。急用“说不清”,表现为末路人着想的“我”宽厚善良;评析“说不清”,表现憎恶鲁四老爷的“我”有鲜明的范封建思想倾向;否定“说不清”,表现敢于正视现实,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的“我”是具有进步思想的知识分子。综上简析,可知“我”是站在祥林嫂立场,代表千千万万被压迫者向封建势力进行血泪控诉的“新派”知识分子,是封建统治阶级的叛逆人物。 有的教学参考书认为,“我”对祥林嫂临死前的提问只作了含糊回答,显示出了“我”的软弱和无能为力。单独只看第一处“说不清”,“我”确实表现得软弱和无能为力。但是接着的四处“说不清”,由剖析到否定,由表及里,通过自省,断然决定“明天决计要走了”,表现“我”不仅有“反封建的思想倾向”,而且有反封建的具体行动。不与黑暗势力同流,过年前断然拂袖而去,心中对封建统治者愤而斥之,这是当时“新派”知识分子所能采取的最激烈的行动。“我”并不一味软弱,而是柔中有刚,自责无能为力,毅然离开暂寓的鲁宅,义愤填膺而蕴蓄撼人的气势,决非苟安无用的“好好先生”所能做到。 “我”说、听、析“说不清”既有爱莫能助的痛惜言辞,又有愤激恨极的反语;既深切同情祥林嫂,苦于无能为力直接援助,又按奈不住对鲁四老爷的深恶痛绝,却只能恨而远之。“我”透过祥林嫂的悲剧,认清了吃人的封建社会的血腥本质,却只能听任“要来的事,已经过去”,自己也只有一走了之。“我”正是当时勇敢的反封建的“新派”知识分子,从痛苦中毅然昂起了头,尽管尚未找到正确有效的“反封建”武器,却悲愤地圆睁了焦灼的眼晴上下求索。作者把《祝福》列为《呐喊》之后的小说集《彷徨》的第一篇,不正寓有“我”在求索反封建新路的深意吗?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