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sf的博克

 
 
 

日志

 
 
 
 

尻(10)  

2016-01-06 07:36:23|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戴芸华雁就打心眼里高兴。戴芸是戴书记的表侄女,是华雁在农场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学友。她今年考取了江城的一所大学,是华雁帮她复习的功课,而她入读的大学正是华雁休学的大学,两人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 他俩相识时她是分场小学的老师。有次避雨华雁钻进了极其简陋的小学校舍。泥棚里到处漏雨,戴芸打着伞,正在给一二十个顶着接雨水的瓦罐、扯着遮雨挡风的草帘的小泥巴腿们讲故事。 “同学们,一只猪身砍掉一只腿,还有几只腿?” “三只!” “一张桌子面砍掉一只角,还有几只角?” “三只!”大呼小叫的似乎都是正确答案。雨停了,小泥巴腿们也嬉闹着散了。 “你是华雁吧,找我有么事?” “老师好——我们认识?” “现在不久认识了吗?当然以前不认识,但是听说过,也见过。” “那我们就算是有缘了。”本来是避雨偶然经过,没料到却一见如故,华雁就开门见山的说:“刚才听了一堂生动的课,但是——” “但是什么?”听到话中有话,戴芸扬起了眉。 “我是说你的学生们都会标准答案。” “难道不要标准答案?” “只怕标准未必正确,未必唯一正确。” “何以未必?” “你看——这样砍后,还有几只角?”华雁随手拿起一只铅笔往热水瓶盖子上一放。 “这——”戴芸想不明白,圆形去掉一块,还有两只尖角、一只圆角? “你看——这样又还有几只角?”华雁把铅笔往墙上挂着的六菱镜面上正中间一放。 “这——”戴芸想不明白,还有四只尖角还是五只? “你看——这样又剩下几只?”华雁把铅笔往六菱镜相邻的两个角上一放。 “这——”戴芸揣摩着,一边是三只,另一边是五只? “你看——这样又有几只角?”华雁随手拿起一把直尺王面前的小方桌对边中点连线上一放。 “这——两边各有四只角!”戴芸肯定作答。 “这样又有几只角?”华雁把直尺移到对角线上。 “两边各有三只角!”戴芸抢着答了。 “对!这说明了什么?”面对一脸不解的戴芸,华雁故意卖个关子,“你看到的回答的都不错,答案可能会有许多个,哪里都是标准的呢?” “那怎么样教好?难道都有理?” “所谓理绝不是一家之言,只要合乎实际就好,就有存在的价值。做学问是一样的道理。” 话虽然这样说,华雁又何曾弄明白实际?他学了一些儿辩证法,但是一遇到实际应用就糊涂了,在谋生的道路上就找不到正途,还自作聪明地好为人师,实在可怜可笑。不过他的这番夸夸其谈却让不甘清苦平淡无所作为的戴芸拨云见天,以为找到了真理,诚挚地要拜他为师,要好好补习功课。自作聪明的华雁这下子惹祸上身推辞不掉了。从此在艰辛的体力劳动之外,有多了一份剪不断理还乱的脑力活。但是他乐意接受了,这就是自作多情的报应吧。活该! 回到队里已经是转钟了。小谭交给华雁一封信,已经揉皱得不成样子了。 “是小舒托小董转给我的,他上河堤去了。” 华雁就着手电灯光一看,邮戳是一个星期前就到场里的,破旧的封口有被重新黏贴过的痕迹。 “他怎么一个星期前不直接转给我?” “我哪里知道?你直接去问他吧。”小谭很不乐意自找麻烦。 “对不起,我不是说的你。” 躺在床上华雁再次看了看信封,落款是“内详”字迹很是清秀,但是认不出是谁的。他想反正我们这种人没有什么军国大事急等着处理,也不想让莫名其妙的干挠影响自己的哈心情,随手把信往枕头边一放,到头就睡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