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sf的博克

 
 
 

日志

 
 
 
 

望城(16)  

2016-01-28 08:49:11|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该是我父亲的。最后的仁字是我父亲的字,旁人是不知道的。” 我正在疑惑之际,陈乡长的手机响了。  “喂,哪位?” 听了一会,陈乡长的手机突然失手了。 我惊愕他怎么这样失常,他捡起手机忙不迭的连说“好好好,知道了。”过了许久,他还失神的站着一声不响。  “老陈,怎么啦?谁的电话?”  “是——”他张开的嘴巴动了动,还没有发出声来,手机的铃声又响了。  “喂,哪位?” 听了一会,他的煞白的脸膛竟然渐渐转换着颜色,慢慢有了些橘黄色,又慢慢有了点血红色了。  “老陈,你没有什么事吧?怎么——”  “是——”他咽下一口口水,舒缓下来,准备向我通报,万没有想到手机的铃声又响了。  “还接吗?”我担心他受不了过度的刺激,接过他的手机来,他却以从来没有过的敏捷一把抢回手机去。  “接!——还有什么嘱咐的吗?”他小心对着话筒说。  “等着你的好消息!” 话筒里传出的这句话,连三步外的我都听得清清楚楚。”  “有什么好消息?”  “能有什么好消息?套话嘛。艾玛,你说怎么办?”陈乡长话锋一转,把注意力转移到艾玛身上,更加让我怀疑他在搞什么鬼。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