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sf的博克

 
 
 

日志

 
 
 
 

寻(13)  

2016-01-01 08:08:47|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13)“老师,我早都应该来看望你老人家的。对不起,我本来——”张可大本来准备孝敬上的一万元现金已经不翼而飞,他觉得这样告诉老师不好,没有兑现的事情不能说,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他转身把刚买的瓶装的一束鲜花放到老师的身旁桌上,把带来的水果摆到桌上。  大概受到意外的刺激,李廉老师猛然一阵剧烈的咳嗽:“药——药——”            张可大顺着李老师手指的方向,看到一个药箱子,连忙跑过去拿过来,打开,取出药,送到老师手上。他环顾客厅,没有看到暖水瓶,只看到相邻的卧室门口有个饮水机,他就过去打水。卧室席梦思上四脚朝天酣睡着一个人——微瘦矮小,不过二十几岁光景,右边的眉毛有一半不见了。这一发现让他吓了一大跳。再一看,饮水机旁边废物篓子里有个小本本,他捡起来一看正是自己的护照。                                                  一切都似乎明白了,他反而镇静下来,把护照放进口袋,端着水过去喂老师喝药。喝药后老师平静下来,两位老人又无言相视许久。                                        “老师,您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望您。”经过短暂而急剧的思考,张可大做了决定,为避免问题复杂化,避免事态不可控制,还是先离开这个让自己无法正确取舍的地方,无法找出两全其美的办法的地方。他把老师扶上床,安置他睡下,轻轻地关上门,缓缓的离开。  他明天真的还会再来吗?来干什么好呢?                                        经过一夜思考,但愿他能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