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sf的博克

 
 
 

日志

 
 
 
 

尻 (27)  

2016-01-14 07:51:13|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七                                          正是油菜花开的时节,无边无际的黄花地毯般的填充着阡陌,似乎预兆着会有一个难得好的夏收,但是花家燕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走在这条路上,明知很可能是送肉上砧板,绵羊怎么要自己往虎口里送呢?她虽然有不得不自己送上门的无奈,但是毕竟心不甘情不愿,尤其是想到不得不背着自己心爱的华雁哥走上这条路,他怎么能不心如刀绞。                                                                      休例假的花家燕比原定时间早了一会儿到韩家。她选择例假来是很费了一番心思的。就算是又说、有什么不测,他韩老爷子可是有身份的人,总不会不干不净的在女人来例假的日子里自讨晦气吧。就算是他要来硬的,自己也多一道防线,多一点讨价还价的机会。一个弱女子在强势的男人的威压下又能有什么万全之策呢,何况你还是有求于人。尽管这办法不过是自欺欺人,聊胜于无而已,但是又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她没有手表也没有时钟,不想失约留个坏印象,只好早点动身。总不好让她心目中希望所在的韩老爷子第一次约会就空等自己吧。                                                                        韩家小洋楼就只有韩仁卿一个人住,却有整整一栋小二层楼房,说是方便家属来住。韩仁卿的家属在省里也当着大官,听说比韩仁卿的官还大。韩仁卿下放来的原因农工们当然不知道,就是想知道也无从知晓,此乃党国机密大事,谁胆敢窃密?但是谣传却是谁也刹不住的,特别是先来无聊的农工,几乎个个是传谣的好受。有说韩老爷子是大有来头的,曾经是某某中央大首长的机要秘书,这次是因病来此休养的;有说韩老爷子是下来镀金的,不久就要上调当更大的官;还有说韩老爷子原来在中央当大官,站队跟错了人,下放到省里又跟错了人,就一直下放到农场了。不管怎么说,有亮点是无可置疑的:韩老爷子好色,他的老婆从来没有来过似乎可以证明;而是总场的一把手是他过去的老部下,他独享全场这唯一的小洋楼可说是确证。                                                                花家燕在小洋楼前徘徊了好一阵,无神的望着那雕花的门把手,决定不了去向。小洋楼的门悄无声息地慢慢地开了,又无声无息地慢慢地关上了,突然梦幻似的闪出一个人来。花家燕认出是三队队长的妹子金花。金花也发现了她,还冲着她一笑,摇摇摆摆地走了。    大白天里,有什么好害怕的呢?金花的出现,让花家燕送了一口气。她理了理散乱的鬓发,定了定神,摸出钥匙,轻轻的石桌插进锁孔,一拨,门悄无声息地开了。按照约定,他的动作一定要轻巧,韩老爷子是个喜欢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人。                        厅里没有人。她在长凳上坐下,打量厅里的摆设,除了面前的一张五屉桌外,靠墙的一排书架上整齐的书籍特别耀眼,让人不由得对屋里的主人肃然起敬。                  静寂的内室忽然传出似曾相识的女人的哼哼声,花家燕顿时不知所措。她一下子木然了,呆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那断断续续发出哼哼声的不是总场有名的交际花吗?她侧耳一听,是交际花的嗲声:“烟花寨,真难过,终日凄凉坐。整日家迎宾待客,一家人吃穿全靠着奴身一个。到晚来印子房钱逼的是我。老虔婆她不管我死活。在门前站到了那更深儿夜晚,到晚来有那个问声我那饱饿?烟花寨再住上五载三年来,奴活命的少来死命的多。不由人眼泪如梭。有铁树上开花,那时我收缘结果。”哼的是当地有名的小调。                 “好,不错,不错。”是韩仁卿的称赞声。                                      好奇心使得花家燕不由得抬起了头四处搜寻。书架中间高悬着的大明镜,映射出的景象让她既莫名其妙有心跳不止。只见韩老爷子扛着白白净净的两条腿,那时在农场极其罕见的白菱藕一般肥硕的腿,他腆着大肚皮,向那两腿中间直挺,有节奏地一挺,一挺,又一挺。她不明白他在干什么,一个正人君子在暗地里还玩什么杂技?那总场有名的交际花正在嗲声嗲气地哼哼哼,伴随着韩老爷子的挺进节奏,时高时低,时断时续,突然尖声叫道“哎哟哎哟——我要死了!”                                                               花家燕被这突如其来的极度惊颤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拔腿就往门外跑。一她口气跑出去几十丈开外    ,还惊魂未定,担心会不会搞出人命?                                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花家燕跑不动了,蹲在路边歇口气。她踹息初定,回头再看看小洋楼,她怎么也不明白,这个她在梦中进进出出过多次的地方,怎么这样奇怪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