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sf的博克

 
 
 

日志

 
 
 
 

寻(4)  

2015-12-27 08:00:20|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4)昨天他到江城黄陂街,找到武汉关后面的一所中学,但是学校对面的广东香蕉行及附近的平房都没有了,梅长清家就在香蕉行旁第三家。他找到中学校旁边的小卖部打听,老店主感伤地告诉他:“幸亏你问到我,年轻人根本不晓得对面还有过这些房子。我以前就是梅家的邻居。梅家娘真可怜,炸油条守寡守大了独种儿子,能赚钱了,娶了媳妇,添了孙子,指望穷日子熬到了头,没有想到祸从天降,儿子没有了。他儿子在鄂航的船上当轮机长,本来是在机舱内工作,不晓得为么事上到舱面去,单位上后来说他不慎掉到江里去了,连尸首都没有找到。这家人就完了。唉,真可怜。”                                         怎么会是这样呢!听到发小如此惨烈的遭遇,张可大几乎崩溃了。他又四处打听,想找到梅家的人,想找到发小的未亡人和遗孤,他必须为他们做点事情了。可惜他找不到知情人。    今天他想起以前找人可以查黄页,中国叫电话簿,那上面有按姓名编排的电话号码,按照电话号码试试打过去,很有可能找得到。他看到路口边的电话局就走了进去,在各个柜台搜寻,但没有看到一本,而以前在每个电话前都有一本以供顾客使用得的。他问门口的保安,保安笑着说:“你老现在还想查私人的电话号码?这是隐私,莫想叻。”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