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sf的博克

 
 
 

日志

 
 
 
 

笃安里九号(十)  

2015-12-25 10:49:12|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笃安里九号(十)长话短说吧,小学毕业后的三年,爷爷我什么事都干过,只要是力所能及有得干的活,穷人家的孩子只有活找人,哪里有人找活的呢?有时没活干,即使是力所不能及的活,只要有点钱赚,咬紧牙关也要干。那时我就晓得怎么样诈得裹了,明明当不了的重担,只要自己充能拼命干就一定干得了,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能占鳌头。                          这三年我经受了人生的最低谷,三位亲人相继舍我西去,我一下子成了孤儿了。先是父亲着急急瞎了眼睛,瞎了眼睛更着急,无钱医治,只好一天到晚念南无阿弥陀佛,指望活佛保佑,结果不到一年就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去见老天爷去了。祖母难过老年丧子之痛,不到一年就寻找苦命的儿子去了。母亲痛不欲生,只为要安排好我的将来而苟活着,她给远在异国他乡的弟弟写了一封又一封信,希望他能照顾好我这个外甥。舅舅时有回信,说等生意忙一个段落就回来,但是天高皇帝远,远水那里能救得了近渴。实在熬不得了的母亲,终于舍弃下她割心割肉也舍弃不下的独生子,撒手人寰。三年来我送走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把他们都安置在汉阳扁担山一处叫老鸡叫西的地方,那里虽然很偏僻,人迹罕至,却也很是清静,三处坟茔成品字形,地势较高,可以远眺四方,仰望八极,管理山林的老伯说这真是块风水宝地,后人一定会大发。                                                  那天很晚我才孤零零的回到家,没有想到有人等着我,正是多年不见的舅舅。我没好气地冲着他说,你来做么事?舅舅一把鼻涕一把泪,后悔自己来晚了,对不起姐姐。舅舅也是个领水员,在加拿大轮船公司工作,前些时正在考察他,公司打算任命他为船长,直到前不久他才正式接船。他办好了把姐姐和外甥都接到加拿大去一起生活的手续,没有料到还是晚了一步,实在痛悔难当。真是难为了舅舅,我能说什么呢。                            第二天一早我就领着舅舅上扁担山老鸡叫西拜别亲人们,从此天人永隔,只有阴间相逢,或者来世再见了。舅舅只能在汉口停留三天,就要驾船远渡重洋了。不得不跟随舅舅远去的我,要在这三天里把这里的一切都做个了断。                                      第一个是要找到八元,我有太多的话想跟他说,有太多的疑惑想问他。但是这似乎是不可能的,能找到他的话早就该找到了。                                                第二个是去找丽莎,把在凉台上小神庙里的所见所想都告诉她,请她帮忙一起搞清楚究竟是谁的日记本?是八元还是洪源?萍、萍萍、丽萍是谁?她还要告诉她学校祠堂里胖和尚爷爷肚子里的秘密莫非就是洪家被炒家、洪源被捉拿惹官司吃牢饭的原因?他还有许多话都想对丽莎说,但是不知该从何说起。丽莎决定将怎么应对二顺的逼婚是他最想问却又最不敢问的事情,但是如果这次不问以后恐怕就永远没有再问的机会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来到笃安里,在38号附近溜达,这时到处还关门闭户的,我为自己过于心急而好笑。为避免被人误解,我就转到水塔斜对面的蔡林记面馆吃了一碗热干面,还喝了半碗面汤,汤醉面饱之后就踱着方步来到38号门前,正好碰上黄婆出门买菜。我说黄奶奶您早,丽莎在吗?一向待人极为和善的黄婆圆睁昏花的老眼向我瞅了瞅,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就拧着菜篮子走了。我连忙赶上去,连说我是元元呀,你不认得我了?黄婆站定又望了望我。我急切的问,我找丽莎,丽莎在吗?黄婆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道,走了,走了,该走的不走,不该走的都走了。看来我是见不到丽莎了。幸亏我早有准备,把昨晚写好的一封信恭恭敬敬地交到黄婆的手中,请她一定要亲手交给丽莎,我会永远感激她的。                                                                  应该做的而且可能做的我都做了,就跟着舅舅走南跑北闯世界,最后落脚在多伦多世嘉堡这座大房子里。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几乎越来越关心故乡的信息,人老了更是想叶落归根。但是根在哪里呢?                                                            古人说父母之邦就是我们的根,父母百年后所安息之地就是我们的根。退休后我曾经回故乡去寻根。首先是到汉阳扁担山去拜祭。展现在我眼里的一切竟然是如此陌生:                现在这里的交通方便得很,有公交车私家车的士直达,有柏油路直接上山。这里现在好看得很,一排排一条条的墓穴排列得整齐划一,像万国博览会的铭牌介绍遍布山林。这里现在热闹得很,叫卖香纸蜡烛的成行成市,水果百货应有尽有,简直像座奇形特色的超级市场。还有挥之不去的贴身服务,有的兜售冥币纸钱,有的强卖佛事供品,还有的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人,就是围着你转。这里说什么都像,就是不像极其需要宁静肃穆的场所。我丝毫寻找不到亲人们安息的地方,一点影子也找不到。我不得不向墓园的管理人员求助,拿出我珍藏多年的亲人们安息地的凭证收据。管理人员笑了,说这早都是过时的黄历,地都翻造卖过好多遍了,什么老鸡叫小鸡叫,早都是龙凤宫了。我问以前我们花钱买的墓地现在就没有啦?管理人员不屑一顾地说,你问我,我问谁!                                            中国在毛泽东蒋介石争天下的过程中,曾几次出现了国民党军队挖毛泽东祖坟的事情。而毛泽东在大陆打败蒋介石后,却以胜利者的姿态和伟人的胸襟宽容了自己的对手。解放大军横扫溪口时,毛泽东明令对蒋介石祖上风水予以保护,堪称以德报怨。                                                奉化溪口蒋介石故居           在故居内有蒋介石母亲王采玉墓                                                               从毛蒋的不同做法中可以看出,两人的祖上风水已经引起对方的足够重视并且作为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人民公敌”的祖墓故居都能保护得好好,为什么普通“人民”的祖墓故居就随便说拆就拆,说毁就毁呢?“人民公敌”的祖墓故居保护好了似乎可以把他们的根留住,以便有朝一日让他们好叶落归根,这难道就可以不让普通“人民”自己延续保护居屋祖墓这条根了吗?                                                                    人老了就恋旧,几经宦海沉浮的乒乓王子庄则栋在吃了几国饭后,还不忘题字告诫子孙:“虽然长期潜伏在美国,随时听从祖国召唤。    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庄则栋于北京”。

                                                    我们没有庄王子的宏图远谋,但是人老了就是恋旧,我就是想回到儿时住过玩过闹过的地方,那里有我发芽长出初根的念纪。汉口水塔还在,但是我熟悉的生成里合成里皮业巷羊台子巷都被拆毁了,我吃奶学走路的地方都再也看不到了,我读书打架骂人的地方都无迹可寻了。能树立上百年的石库门民居为什么都要一概撤毁?那些大财团完全可以去兴建更大的新城,为什么要人为的制造废墟再重新建设呢?不是说一张白纸能画最新最美的画吗?为什么硬要撤毁旧城建新城呢?难道非要剪断历史消灭历史来创造历史不可吗?高楼大厦再多再好,可哪里是我的家啊?我还能到哪里去寻找我的过去我的根呢?                  孩子们,爷爷的故事先说到这里,你们听后有什么想法?你们该知道你们的根和我们的根在哪里了吗?                                                                    弗朗克和梦萝莉莎齐声回答:根?——没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